当前位置: > 韦德线上娱乐 >

携程“知情人”:永久远程办公,说说而已

2022-05-10 09:05:19|发布者: admin| 查看: 141| 评论: 0

html模版 携程“知情人”:永久远程办公,说说而已 作者:陈清扬 盼不来的春天,得不到的年轻人。 携程“混合制办公”让全网打工人羡慕不已,却让内部一些员工感到无奈。 2022年2月14日,携程宣...

html模版携程“知情人”:永久远程办公,说说而已

作者:陈清扬

盼不来的春天,得不到的年轻人。

携程“混合制办公”让全网打工人羡慕不已,却让内部一些员工感到无奈。

2022年2月14日,携程宣布推行“3+2”混合办公模式,计划从3月1日起允许员工在每周三、周五自行选择办公地点,并表示这项新政策将覆盖集团全体3万名员工,“不分男女、不分值岗、不做薪资调整”。

携程宣布推行“混合办公”,引得无数打工人羡慕。/微博截图

此前,携程已在两个研发部门进行了试点实验,实验的结果良好,“工作效率并没有受到影响,而且员工满意度还大幅度提升了,员工流失率大幅度下降了1/3”。

携程创始人梁建章认为,此举“既是疫情防控所需,更为缓解员工照顾家庭、带孩子的压力”,甚至有助于生育率的提高。他还呼吁其他企业效仿携程,推出混合办公制度。

这一消息直接冲上微博热搜,大部分网友表示支持,还有不少人直呼“想去携程工作”。

的确,每天节省几个小时的通勤时间,改变手忙脚乱接送孩子的窘境,还有助于提高工作效率,看上去很美。

接受采访时,梁建章陈述了混合办公的好处。/视频截图

但携程的3万名员工,并不是每个人都感到高兴。

在微博评论中,有自称携程员工的网友现身说法,表示不是所有部门都能远程办公;在公司内网,有员工公开质疑该制度。

新周刊记者通过携程员工了解到,有人去申请远程办公,却因“不符合条件”被拒。

与此同时,部分员工不仅没有享受“混合制办公”的便利,还面临强制轮休、“上三休二”,工资将大大缩水。有员工怀疑,这是公司变相裁员,试图让他们主动离职。

在旅游行业哀鸿遍野之际,龙头老大哥携程一边大张旗鼓地推行混合制办公,一边却陷入了“变相裁员”的风波迷雾之中。

“混合制办公”之谜

如果一家公司有灵魂,那么携程的灵魂一定是梁建章。

携程创始人、亿万富豪、北大教授……众多的标签中,现年53岁的梁建章似乎更喜欢以“人口学家”自居。

梁建章也曾是“天才少年”,身上有很多标签。/视觉中国

在个人公众号“绕梁说”的简介上,梁建章将自己定义为“斜杠学者”。他发布的文章很少与携程直接相关,大部分聚焦于人口、经济和社会。

学者的身份,让梁建章区别于其他企业家,也让携程区别于其他大厂和公司。

他关注女性职业发展,多次提到生育友好的重点是女性友好;在携程上海总部,每层楼都有专用的哺乳室;曾有媒体报道,携程给管理层女性提供“冻卵”福利。此外,携程现任CEO孙洁也是女性。

这些行为,让不少携程员工看待这位老板时会加上一层欣赏的滤镜。

可滤镜一旦破碎,就是更深的失望。对于未曾被公司福利普惠到的员工,这一切类似于“画大饼”的空谈,甚至有一种围城般的讽刺。

一如这次被外界羡艳的“混合制办公”。一些人在享受远程办公的种种优越,另一些人却面临着“强制性轮休”带来的工资缩水。

于是,“混合制”的说法显得有些暧昧:对外宣称“无差别覆盖集团全体3万名员工”,可是覆盖的形式却截然不同。3万携程员工,在实际操作层面,显出了差别。

在内网,有员工质问公司,说好适用于所有员工的在家办公,为何一再改变条件?直指携程“一司两制”,误导求职者。

2020年的数据显示,携程有3.34万员工,包括约1.62万名产品研发人员、4000名市场销售、3200名行政管理人员以及上万名客服。与疫情前相比,减少了近1.1万人。

2020年携程有3.34万员工,比疫情前减少了近1.1万人。/新财富

这些员工分布在机票、酒店、海外、火车、旅游、金融、商旅、大市场等事业部,不同部门、不同岗位间存在着较大差异。

当一些研发岗员工兴奋地申请远程办公时,某事业部的一些员工却收到了要求轮休的邮件。邮件中,部门领导通知员工确定每周“上三休二”的计划,让他们尽快梳理工作任务,并提到“轮休优先使用年假 / 调休,其余部分按事假扣钱”。

而在此之前,该事业部已经强制一些人“用完年假”。

涉及轮休的员工,议论纷纷。有人认为此举是公司不想承担N+1赔偿金,于是变相裁员。也有人认为公司只是短时间遇到困难,需要短期调整过渡。

一位员工告诉新周刊记者,身边还没有人享受“远程办公”的福利,自己却收到了“上三休二”与薪资缩水的通知。

“混合制办公”难道也包括“上三休二”?/图虫创意

盼不来的春天

这不是携程第一次安排员工轮休。

2020年3月,携程创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和CEO孙洁宣布自愿零薪,高层也纷纷自愿降薪,与此同时,有媒体曝光携程“强制员工‘上三休二’”。

当时,携程解释轮休并非强制执行,强调此举能保持员工队伍的稳定,并喊话“3月的春花已经盛开,携程愿与员工携手共渡,共盼春来”。

2020年3月,携程也因“强制轮休”引发争议。/微博截图

携程员工说:相对于实现了财务自由的高层来说,收入大幅缩水的他们,面对的是不会缩水的房贷、车贷和养家糊口的压力。

而春天来了又去,“倒春寒”也远比人们预想的更长。

2020年10月,梁建章公开表示,“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全球旅游明年年中或年末能够恢复到70%到80%”。

2021年4月,携程在一封发给员工的邮件中提到“据可靠消息,国门会在夏天打开”。

2021年年底,梁建章再次乐观预测:半年后,国内游客出境游将会大增。

如今,疫情进入第三个春天,再没有人敢轻易相信他的预测。

2022年3月24日,携程集团公布2021年财报,全年净营收200亿元,只有疫情前的56%。旅游业遭到重创,携程的股价一路下跌,内部的管理问题在困难时期暴露得更加明显。

署名“携程前员工”的网友,在知乎上回答“你为什么从携程离职?”时,提到了自己的离职理由:管理水平低、内斗严重、组织架构不合理、崇尚加班文化……

这与疫情前一路高歌猛进的携程形成鲜明对比。

彼时,旅游尚是朝阳行业,马蜂窝正铺天盖地地在电视和地铁上做广告,携程员工数量达到4.4万,旅游行业呈现一片进取之态。

马蜂窝的“洗脑”广告让不少人印象深刻。/视频广告截图

2013年12月,携程投资如家、汉庭、一嗨租车、易到租车;2014年4月,投资同程旅游,5月途牛网;2015年5月投资艺龙网,10月并购去哪儿网;2016年12月收购天巡网,投资印度OTA巨头Make My Trip,持股东方航空;2017年11月,收购美国的社交旅游网站trip.com,将其转型为携程的国际版;2019年,持股猫途鹰……随着一系列投资并购,携程系规模不断扩大。

而新冠疫情到来后,扩张的脚步戛然而止。

2020年3月,疫情不过3个多月,已有上万家旅游企业倒闭注销。接受36氪采访时,梁建章说,这是携程“有史以来亏损最多的一年”。这一年,他甚至不得不亲自下场,追逐直播带货的浪潮。

旅游从业者,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至暗时刻。

为了“节目效果”,梁建章玩起COSPLAY。/直播截图

得不到的年轻人

携程也算是互联网老人了,创建的时间甚至早于阿里巴巴。

1999年5月,梁建章、范敏、沈南鹏、季琦等人在上海成立携程公司,后被称为“携程四君子”。

刚开始,他们想打造一个包罗万象的旅游平台,框架包括“3C”,即Content(内容)、Community(社区)、Commerce(商务),要覆盖吃、住、行、游、购、娱的方方面面,从找旅游资讯到预订交通住宿再到分享旅行体验都能在这个平台完成。

携程花了不小力气在打造内容社区上,但收效甚微。/携程APP截图

可如今看来,这个想法没能完全实现,利来最给利老牌

一位前员工告诉新周刊记者,携程花了不小力气在内容社区的打造上,但看起来并没有太多起色。2021年,携程发布“旅游营销枢纽”战略,打造“星球号”,号召各个平台的内容创作者入驻星球号,从而实现内容到交易的转化。

这些努力收效甚微。不管是面对曾经热闹的马蜂窝、穷游网等旅游社区,还是如今正流行的小红书和抖音等内容平台,携程都显得相对乏力。

而那些地方,正好聚集着不少Z世代的消费者。对他们来说,小红书可以种草目的地,马蜂窝有详尽的旅游攻略,而携程似乎只是一个订票工具??有人说,“还有些中老年气质”。

携程的90后、00后用户占比较低。/华经产业研究院

这个印象或许来自于携程原本的用户。Mob研究院的报告显示,携程的用户多为中等收入人群和企业白领,有车比例高达31.5%。也就是说,携程用户通常是有一定消费能力的中产和商务人士。

实际上,商旅,正是携程除住宿预订、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外的第四大收入来源。当年携程决定内部创业,孵化出如家酒店,创始人季琦出任如家CEO,离开之后又创立汉庭。中国酒店三巨头锦江国际、首旅如家、华住,其中两家都与携程渊源颇深,携程自然能在商务酒店领域得心应手。

中国酒店集团市场份额。/中国饭店协会,MobData研究院整理

或许是服务惯了对价格不敏感的中产,面对年轻消费者,携程显得既精于计算又对潮流迟钝。

携程显然察觉到了这种“嫌弃”。2021年,携程推出针对年轻用户的“旅游营销枢纽”战略,当年度平台内30岁以下的年轻用户占比过半。

一位从业者告诉新周刊记者,携程的部分机票是预售制,即收到用户订票的钱之后会等到机票更便宜时再购买,以此赚取差价。

这倚靠的是携程的大数据算法。通过大数据,携程可以计算机票走势,尽管机票涨价可能会导致亏损,但精准的计算让携程大多时候都能赚钱。

换句话说,携程硬是把机票玩成了期货。

记者得知,有该字样的机票通常就是预售。/携程APP截图

对消费者而言,这些做法虽然没带来多大损失,但会导致出票时间变长,因此一些旅客更倾向于在航空公司官网等即刻出票的平台订票。

而在携程强大的算法背后,偶见大数据杀熟的传闻。

2019年,一位用户曝光携程大数据杀熟,随后携程公开致歉,#携程致歉#上榜微博热搜第一。

2021年7月,一位用户因怀疑携程“大数据杀熟”提起诉讼,法院一审后判决携程退一赔三,随后携程上诉。2022年3月17日,二审法院虽未认定携程公司构成“大数据杀熟”,但认为携程“构成欺诈”,判决携程退一赔三。

2022年初,常在携程预订高价酒店的探店博主@村一长 再爆携程“大数据杀熟”,“每间房贵了200-500元不等”,引发网友热议。

短视频博主@村一长 爆携程大数据杀熟。/视频截图

这些行为对于聪明花钱、对价格敏感的新世代消费者来说是大忌,与之相比,竞争对手飞猪正在用各种花样笼络年轻人。

疫情期间,飞猪紧跟潮流,用机票盲盒、任性飞等创新方式售卖机票,随时可退的“囤酒店”活动更是受到热捧。一位携程员工说,双十一期间,同事们都在飞猪“囤酒店”。

艾瑞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研究报告》显示,近年来用户的年轻化趋势愈加明显,但部分旅游产业还维持着传统的运营方式,行业面临改革迭代的挑战。

近年来,在线旅游用户的年轻化趋势明显。/艾瑞咨询

现下,所有旅游从业者都在等待黎明。

对于拥有超过3000个供应商、140万家合作酒店、300多家航司、2000多家合作租车企业的携程来说,强大供应链仍然足以令其继续称霸江湖,疫情后爆发式增长的“报复性出游”更是一大契机。

增长或许能掩盖很多问题,但对于一个拥有3万员工的企业,迷雾既是困境也是启示。

参考资料

[1] 2.3亿人出游、10万亿市场,携程如何真正称霸?| 新财富

[2] 2021年中国在线旅游行业研究报告 | 艾瑞咨询

[3] 携程四君子的创业故事 | 何加盐

[4] 专访梁建章:这是携程有史亏损最多一季,中国无法跟世界脱钩 | 36氪

[5] 携程“大数据杀熟”?不!被判消费欺诈 | 中国品牌


郑重声明:
本文转载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与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有价值的信息,如采编人员采编有误或者版权原因,欢迎与我们联系,我们将核实后修改或删除。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